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树下美人泪,独饮胭脂醉短篇小说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20-09-14

  传闻都城的将军府里有一美姬,肌肤光滑胜雪,腰身纤细,面容姣好,三千青丝,擅长舞与琴。但从没有人亲眼见过美姬的模样,这也只是传言。直到一日将军奉命出征,数月未归,住在将军府周围的人家日日能听到凄婉琴声从将军府里传出来,于是传言在人们口中就像亲眼见过一样!

  府外人们议论纷纷,都在想象女子的容颜,身姿,羡慕将军得此美姬。而府内却和外面的其乐融融不同,将军府内气压沉重,因为将军数月未归,现在国都的君主又昏庸无能。怕是将军此行凶多吉少。

  “小姐,您吃点饭吧!”一个丫鬟站在廊上。

  “我不饿,你先放那吧!”姬倚在一颗桃树,纤细白皙的手指抚摸着桃树的树根嘴里念念到“为何你还不归!”

  丫鬟把饭菜放在台子上对着姬说“小姐,将军一定会凯旋而归的!”

  姬想到了将军走时说的话“待我归来时,定娶你为妻,共饮胭脂醉,此生不离弃”将军温柔的抚着姬的青丝,姬也一脸笑意的望着将军“姬静等将军凯旋而归”。

  姬在将军府,从未出府但也不是不知将军此行凶险,数月已过,但每月传到姬的耳边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姬自知帮不了将军什么,唯有相信将军,但以姬之思,怎能不担心。姬茶不思饭不想,于是现在比将军走时更加柔弱,一阵清风好似就能把姬吹倒。

  姬今感觉将军府气氛不对,虽说前些日子气氛沉重但不至于死气沉沉的“丫头,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姬突然站起来,微风吹掉了姬的面纱。

  丫头突然跪在地上带着哭腔说“小姐……”

  “说罢,没有什么是我接受不的?”姬一脸平静。

  “将军被俘,我朝战败,明日敌国国君会拉着一众俘虏来我朝谈判。将军,将军可能性命不保!”丫鬟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说。

  姬脸上的平静在听到将军可能性命不保瞬间瓦解,顿时瘫坐在地上,泪水从姬的眼中缓缓而落。姬抚摸着桃树的树根。

  姬站着对丫鬟说“把饭菜拿过来!”

  “啊!”丫头抬起头这才看见姬的面容,恍惚了一会,连忙把托盘放在姬的面前。

  “小姐,将军说不让小姐摘面纱,将军在走时已然猜到此行可能性命不保,所以让老奴在得此消息后,速送小姐离开将军府!”管家大口喘着气,“小姐,这是将军走时给你的信”

  姬很是听话的把面纱带上,接过管家递过来的信“妻亲启”当姬看见信封上这三个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失声痛哭起来。泪珠留在姬脸上,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让人怜惜。

  “�G!小姐快快看信,待到明日将军归,我带你远远看一眼。我就送你离开将军府,那我先去收拾一下行李。”管家叹了口气,看着姬也是一脸的心疼,这丫头从小伴将军长大,�G!

  姬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在打开信封,拿出信纸“爱妻见此信如见夫,君与姬青梅竹马,今受召未归,妻且速速离开将军府,若夫幸归定去寻妻,若夫已亡,妻……”姬强忍着泪水,抱着那两张薄薄的纸仰天,叫的撕心裂肺“啊……”

  “小姐,我们还是快走吧!”丫鬟脸上也满是泪水。

  “胭脂醉,胭脂醉,”姬嘴里念念。

  “什么……”还未等丫鬟反应过来,只见姬用手在扒着桃树下的泥土。丫头冲上去哭着说“小姐你这是作何,”姬虽是将军府的美姬却也从来不做什么粗活,丫头没拦住姬,姬还在奋力的挖着,一会纤细的手上就被蹭红了,指甲全是泥土,指尖全是血珠子。姬抱着一个泥潭,递给丫头“把这个坛子上泥土擦净,给我备水我要洗漱。”

  “是!”丫头忙找仆人把姬挖出来的泥土埋好。

  待姬洗漱好,换上一身青色的裙子,又回到桃树下,就倚着树根坐下“坛子!”

  丫鬟把坛子递给姬,姬摆摆手,丫鬟仆人纷纷退下。姬摘下了面纱“我知道你只想我的容颜为你现,可你为何不守约,”姬一把扯开坛子上的红布,拿起坛子就往自己嘴里灌,姬醉了。四周也都静了,桃花花瓣也纷纷落下。

  姬脸色红晕,在姬苍白的肌肤上看着像有了点血色。姬未看见廊头有一男子肃立,男子看见姬后微微皱了眉头,走到姬的面前,蹲下点了点姬的嘴角然后放在自己嘴边“甜的”又点了点姬的眼睛放在自己的嘴巴里“苦的”

  男子看着姬的红唇,情不自禁吻了下去,浅尝一口“胭脂醉,将军好福气啊”而此时姬已睡熟。男子摸摸姬的脸说“我一定能得到你。”拿着剩下半坛胭脂醉走出了将军府。

  “嘿嘿大人,我没骗你吧!”一个穿着将军府服饰的下人贼眉鼠眼的笑着对此人说。

  男人没有理会,只是冲着身边站着的随从点点头,随从立刻会意,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小的钱袋,颠了颠递给那个给他开后门的人。

  “爷,慢走”等男子离开后,这个穿着下人衣服的人,拿着钱袋也离开了将军府。

  马车里随从问道“君王,此女如何”

  “若得此女,此生无憾”男子面无表情的吐出这几个字。

  “那干嘛不把她掳走!”那名被叫君王的男子听到随从说的这句话,突然脸色就变了“寡人在想什么,也是你能评判的?”

  “奴才知错,奴才不该妄言!”

  “滚”

  “是是是”随从就被赶出了马车和车夫坐在一起。

  没错这个被叫君王的男人,就是敌国的国君,也就是他的出现才让敌军萎靡的士气高涨,也是因为他用兵得当。

  “王,到了”君王下了马车。进了一座宅子里面。

  “王,您回来了”

  “被俘的主帅关押何处?”王冷着脸对着一个身穿盔甲的人说。

  “在,在牢房里面?“

  “带寡人去”

  “是”

  “王,您小心,”走在地牢下面的举着火把的人说。

  “开门!”王对着看押的人说。

  “是,”王走进去示意周围的人都离开。站在那个浑身是血的人旁边说“她在等你,唇很甜,但眼泪很苦”

  “你去对她做了什么”将军一脸怒意想要冲上去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可手上脚上全是玄铁打造的手铐脚镣。

  “没做什么就是品尝了一下你的胭脂醉!”那个被称作王的男人低着头笑了两声。拿起一个坛子在将军面前摇了摇。

  “寡人改主意了,明天寡人要拉你游街,你觉得姬会来救你吗?”王突然邪笑,转身离开。

  将军嘶吼着“你,若有什么冲我来!不要……”

  王转过头轻蔑一笑,“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真是笑话。”

  男儿有泪不轻请问患上癫痫病的人是不能不能喝酒?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将军低着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翌日清晨,街上人群热闹纷纷,此时姬静静的站着在将军府内桃树下抚摸着树干回想着和将军在一起的时光,姬的流着泪脸却是满满露出了微笑。

  “小姐好了!管家说我们可以去后门了。”丫鬟站在姬的旁边温柔的说。

  姬并没有回答丫鬟的话却也转身准备离开了,姬还未走,就听见将军府正门口有喧闹声,姬似乎听见了将军的声音,提起自己的长裙就向着正门跑去。丫鬟回过神的时候,姬已经跑了很远了。

  姬慌慌张张跑到正门的门口看见一个人穿着囚犯的衣服,姬冲出门抱住那个蓬头垢面的人哭着喊道“将军!”王就在不远马车里,看见姬跑出来后,走到姬的面前。

  将军看到王向着姬走来,于是自己站在姬的面前。姬看着眼前被将军挡住的人,一身黑色长袍,面上威严,腰别金龙佩,猜测到此人身份定不平凡。突然将军跪在王的面前说“臣恳亲王能放过臣之妻。”

  “王想要我?”姬绕过将军把将军扶起来抹了抹眼泪,对着将军微微一笑。

  “是?”王皱着眉头。

  “大胆,居然敢对王如此无礼。”王随从既要拔剑。王轻轻一挥手,随从退下。

  姬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双手高举,“王若愿放将军归,姬命从此为王生。”

  将军想要夺下那把匕首,可王身边的将领早眼疾手快的压制着将军。

  “你为何名?”王接过那把匕首挑下姬的面纱,周围围观的人一阵唏嘘纷纷感叹女子貌美。

  “妾单字姬!”

  “姬?放将军。从此你就是我的人了”王大手一挥将军就被放行了。王要拉着姬走。

  “请王在给姬一点时间”姬跪下来说。

  “姬,我若得不到活的人,我会……”王冷着脸看着姬。

  “姬知,只是想和自己这么多年的地方做一个告别罢了。”姬站起身走到将军身边。

  “将军说,若将军可以活着归来定会寻姬,姬等将军。”姬说完在将军额头吻上一吻。将军从地上重新捡起面纱给姬带上轻声说“我定寻你”

  王看着那一副情景又折回去横抱起姬,向着马车走去。还未走到马车旁就听见远处有人说“王,王,您大驾”是一个穿着龙袍却面色发黄,一看就是荒淫过度的人,边跑边喊。

  王始终没有放下姬的意思,对着那个看向皇帝却不像皇帝的人说,“寡人今日娶她为后,你去准备,今晚大婚。”

  “不可以!”将军冲着面色饥黄的皇帝喊。

  “来人把他拖下去”皇帝随后又卑躬屈膝向着王说“那谈判的事。”

  “柳卿,去掉闽城,云州。”王看向皇帝说“这是寡人的聘礼,剩下的你盖个玉玺就可以了”

  “好好好,来人,拿朕的玉玺。”皇帝一脸献媚的把盖好玉玺的条约给王,看都没看合约的内容。

  围观的百姓在心里都在骂着这个国君“太丢脸了”但没有一个人吭声。姬至此一句话都未说。王对着皇帝嗤笑了一声,“你去准备吧”就上马车向着皇宫去了。

  面色饥黄的皇帝看王走远后,对着穿囚服的将军说“下去梳洗,晚上进宫参加大婚。”转身也坐马车走了。

  将军流着眼泪艰难的说“臣,领旨”

  随后大家就都离开了,只有将军,丫鬟和管家还伫立在将军门口。

  管家连忙把跪在地上的将军扶起来对丫鬟说“去烧水,给将军梳洗”

  将军几乎是被管家拉回将军府的。

  夜幕降临,将军收起眼泪,穿着得体的向着皇宫走去,一路都面无表情。待到将军到皇宫的时候,发现大婚早已举行,此时的王和姬已经在喝仓卺酒了,将军拔起剑向着宫殿走去,一路也遇不少阻拦的人,但都没拦住,到了宫殿门口,几个敌国猛将拦住了将军。将军被制服,押到了偏殿。

  在偏殿将军听到了姬的娇喘,跪着流下了眼泪,想要咬舌自尽,但下巴被卸了下来,将军无可奈何,过了一会娇喘停下来了,王穿着睡袍走到偏殿对着将军轻蔑的说“下次没有女人能够救你了”说完,王走进正殿抱着昏过去的姬,对着太监说“传寡人命令全军回国”太监匆匆退下宣布谕令。

  王故意抱着姬从将军面前走过,将军抬起头看到月光洒在姬的脖子上,那红色的吻痕在姬的皮肤上是那么清楚。

  王抱着姬对着将军说“她为我妻,我定护她周全,若你是男人,就公平竞争。若你没这个胆量,就当寡人没说。”说罢王就抱着姬走了,留给将军的也只是半壶胭脂醉。

  胭脂醉(中)

  待到姬醒时,姬已经到了王的国家,姬揉揉自己的额头。看着陌生的摆设,赤着脚跑出了寝殿,站在寝殿门口,突然浑身颤抖,未等姬扶上柱子,一只手抓住了姬要倒下去的身子。

  “你在这干什么?”王拉着姬的胳膊,面上有点为怒。姬嘴唇颤抖,想要甩开王的手,一步一步向身后退。王手紧紧握着姬白皙的胳膊,一把把姬拉到自己怀里。

  姬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停下颤抖的身子。突然王把姬横抱起来,看着姬裸露在外的玉足冷冷的说“凤鸣宫,各个宫女太监拖下去,斩”

  “王,王,奴婢(奴才)知错了,下次不敢了,求王……”

  “我把你们指派伺候王后,难道是让寡人每每下朝看见王后这幅模样?”王的脸色瞬间铁青。

  “王,请息怒!这是我的错。”

  突然王又笑了起来“爱妃的错!那爱妃可要接受惩罚。”王看了看旁边站的太监,走进了凤鸣宫,轻柔的把姬放在床榻上,屈膝蹲下来,拿起红色金丝绣的鞋子,一只一只给姬穿上。

  “姬,自问无天下美人之貌,为何王如此对姬。”王听笑而不语。

  “来穿上凤袍。”王轻柔的扶起姬,一件一件帮姬穿上凤袍,把姬拉到铜镜面前让姬坐下,拿起羊角梳给姬梳起了头发“姬信我吗?”

  “王乃一国之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姬如何不信王。”

  “姬如今已为寡人之后,为我之妻,寡人定护你一世无忧,我定护你一世无愁。”

  “姬何德何能有幸能得王之宠爱?”姬看着镜子中娇艳的自己觉得不像以前了,想要把头发繁多的饰品拿下来一些。王止住了姬的手,轻声说“难道不好看吗”王看着姬的面容愣住了。

  “头饰很是繁重,还请王能让姬取下一些。”姬面露难色。

  “刚刚不是说处罚吗,就这个处罚吧!”王现觉得此时姬甚美,姬皮肤白净,脸上是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模样,但又不像江南女子柔弱。

  “走吧!今天你还要在嫁寡人一次”王向姬武汉癫痫病治疗较好的医院伸出了手,姬看着王却像看到了将军

  一样。突然姬嘴唇一痛“嘶!”

  “姬,寡人脾气很好,耐心也很好,但你若在寡人身边,心却不在寡人身上,寡人一定会囚禁你”王捏着姬的下巴,逼迫姬看着她。

  “王,姬疼!”姬抬头看着王,满眼的泪水。

  王一甩袖松开捏着姬下巴的手,拉过姬的手往怀里一带,吻上了姬的红唇低声恳求的说“我可以等你忘记他,我会护你一生一世麻烦你给我一个机会!”王松开拉着姬的手,用粗糙的指腹擦去了姬的眼泪。

  “你贵为一国君主,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何苦非要在我一个没权没貌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呢?”姬盯着王。

  “那都不是你,那都不是你,我只要你,我只要你”王搂住了姬好似抱住了这辈子姬就是他的了。

  “王,吉时快到了!”站在寝殿门口的太监高喊到。

  王牵着姬的手去接受朝臣的跪拜。封后的仪式十分繁琐,王知姬头饰的重量,于是去了很多礼仪,所有仪式结束后,姬退回寝殿换朝服,还要去永寿宫跪拜当朝太后,太后倒也没难为姬,喝了姬献上的茶水,就返回屋内专心拜佛了。

  姬换衣服时耽误了一些时间,以至于等到众国派来的使臣都已献上贺礼,姬还未到。使臣还好,王的妃嫔一个一个都在低声咒着姬。姬姗姗来迟,进殿上就先跪下“姬来迟,望君王赎罪!”

  王没有说话,就在众妃嫔以为王会惩罚姬而幸灾乐祸的时候。王突然走下座位,走到姬的面前拉起姬,在众人的眼光下一步一步走到了龙椅上,姬跪坐在王的右侧,王的左侧坐着一个看着面善,眼睛里却透着怒火的女人,审视完王的周围姬才看下殿下。

  “将……”还未等姬说出那个军字。

  “寡人今日大婚,昭告全国,特赦天下!”王说完,姬发现了好几束冷冷的目光看着自己。

  姬丝毫不在意,突然将军从殿下站出来,“臣想斟给王后一杯酒可否”王本来想拒绝,但在群臣面前这点肚量要有,王答应后发现不对,将军说的不是敬酒,而是斟酒。王后悔了,可话已出只能瞪着姬一步一步走到殿下,姬走到将军面前。

  将军轻声对姬说“此为胭脂醉”姬颤颤巍巍的拿起酒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伸出手摸一摸将军的侧脸,还未碰到将军的侧脸。王忍不住了,面带怒意走到殿下,拉过姬要抚上将军的手,对着姬说“姬所言可信否?”

  姬静静的看着王“姬虽不是男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但姬定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王笑了笑“很好,姬命为王生!”王松开拉着姬的手又走回上座。

  将军面色铁,但还是忍下了怒火对着姬说“他待你可好!”

  姬面露苦笑说“王待姬甚好!”

  将军对着姬举了举酒杯,轻声对着姬说“此生我终是我负你,若有来生……”

  未等将军说完姬说“若有来生,姬定不与将军相识”姬举了举酒杯一口饮下。将军听后愣住了。“姬此生为将军生,但却也能为将军死。姬无憾!将军休自责。”姬说完放下酒杯走回王的身侧坐下。

  王把玩着装了胭脂醉的酒杯,看着殿下愣住的将军,突然说到“使臣至今未婚,不知可否看的上本国的永和公主。”

  将军本想拒绝,但身为战败国……“臣,听从王令!”将军虽说,却看着姬。姬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突然站起来对王说“姬身体不适,想去西亭莲转转。”王看着姬终是不忍心,摆摆手让姬退下了!

  姬走到将军面前对将军说“恭喜将军得此妻。”

  将军不敢抬头看姬,姬一声仰天长笑跑了出去。

  丫鬟在后面追着姬“你们不用跟着!”姬冲身后摆摆手。

  “是”一众丫鬟便退下了。

  姬抹着眼泪踉踉跄跄的走到凤鸣宫宫内的人也被姬遣散全部退在宫外。姬拿起摆在坛子上面的酒,扯下繁重的头饰,就往嘴里灌。

  王给将军赐完婚就走了,宫宴上留下一众大臣使者和嫔妃。

  将军拿着装满胭脂醉的酒低声细语“下辈子,我定不为将。”

  “王后何处,”王看着姬跑出宫宴十分不放心。待到王寻到姬时,姬倚着床榻,周围散落了许多酒杯坛子,姬已酣睡,但面露红晕,三千青丝随意散落,朝服也被姬扯的只剩下薄薄的衬裙,月光投过窗子散落在姬似露非露的肌肤上,王抱起姬,把姬放在床榻,褪下自己的衣物,凤鸣宫一夜春色。

  姬醒时,发现自己身上只有被褥,无衣物,看着床榻下散落的衣裙和自己身上的青紫,面露苦笑摇摇头。

  “你醒了!”王站在姬的面前。

  “姬昨夜……”姬抬头看着王。

  “姬昨夜甚好!”王突然抱起裹着被褥的姬走到后殿的汤池边,去下被褥“姬先梳洗,寡人在正殿等姬!”

  姬梳洗好后穿着王准备的衣裙走回正殿,王拉过姬让姬坐在铜镜面前,像昨天那样那起羊角梳轻柔的为姬挽发髻。姬看着镜中王一脸温柔的模样。

  “姬感动了吗!可下面寡人要说的事情姬恐怕会恨寡人”

  “王,但说无妨!”姬一脸平静。

  王拿起一支玉簪“今日将军回国,并带上了永和公主。”

  “嗯。”

  王似乎并不满意姬的表现“姬不恨寡人!”

  “或许不恨!”王听后愣住了“寡人如此对你,你不恨寡人!”

  “姬不想爱上王,也不会恨王!”姬站起来走到窗户边。

  王冷冷的问“姬可恨将军”

  “王确实想知道这个答案,”顿了顿接着说“姬恨将军。”

  王听后大怒,一甩袖离开了凤鸣宫。

  此后,三月未到凤鸣宫,姬不出宫,开始妃嫔也只是请安倒也相安无事,但日子越往后姬的日子自然越难过。

  “哟!姐姐醒了,可要原谅妹妹;来迟,”德妃顿了顿接着说“王昨日宿在妹妹那。所以……”德妃说着就坐了下来丝毫跪拜的想法都没有。

  “无妨。”姬柔柔的说。

  “太后口谕,王后入宫数月不曾请安,实为大不敬之罪,罚跪永寿宫两刻。”一名太监突然闯进凤鸣宫高声喊道。

  众妃嫔低声嘲笑,其实不止王后从未请安,而是所有妃嫔都无人请安。太后如此也只是为自己远在他国受将军冷落的永和公主出气而已。

  “臣妾尊旨。”

  “王后娘娘请吧!”那太监一脸高傲。“众妃嫔前去围观,视为警戒。”

  “臣妾尊旨!”

  姬跪在永寿宫门口,烈日当头,姬脸上汗珠癫痫病治疗有哪些方法?不停落下,太后并未出宫观看,而是待在房里不去理会姬。去观罚的妃嫔们嗤嗤笑着。终于姬忍不住昏了过去。

  监察的太监看到姬昏了过去连忙回禀太后

  “太后,王后她晕倒了!”

  太后皱了皱眉未开口只是站起来走向房外看到晕在地上的姬“把王后……”

  “姬!”只看见一个穿着龙袍的人向倒在地上的人跑过来,蹲下抱着姬。

  “参加王上”众妃嫔跪拜齐声高喊。

  王冷冷的看着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人,“来人,把这些人拖去冷宫!”说完抱着姬就要离开。

  “难道王连哀家都要打入冷宫吗!”太后微怒。

  王冷笑的回过头看着太后“怎么会呢!景德海,太后为国祈福,即刻前往青州庙,非寡人诏不得归”

  “是,”太后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王又冷冷的说“敢动寡人的人,就要承受寡人的怒火。说完大踏步的离开了永寿宫。留下瘫坐在地上哭泣的妃嫔和慌了神的太后。青州庙是什么地方,那是一个山顶的寺庙,本是开国皇帝自己生母建的,后来就变成了受罚女子去的地方,她堂堂一国太后怎可去哪种地方,在说,地下瘫坐的妃嫔有好几个都是朝中重臣的千金,岂可说打入冷宫就进去的。但没办法王已发令,景德海只能照做。

  “御医,王后如何!”王激动的拉着御医的手。

  御医突然跪下说“恭喜王上,王后已经有三月身孕,只是经此一事胎气受损,待微臣开几幅保胎药给王后服下就无大碍了!”

  王抓着御医的领子欣喜的说“你说王后怀孕了。哈哈哈……赏!”

  “张御医,王后的身子以后就由你照顾了,若有差池……”王说着停了下来。

  “臣定当竭尽全力保下王后的胎儿”

  “好!有张御医此话本王定放心。”随后王看了看还在昏迷的姬对景德海说“传下去,王后有孕,各宫妃嫔不得探望,所有膳食经太医院之手才能呈上,若寡人发现有谁错了心思,别怪寡人心狠手辣!”

  “是,王今日惩罚的妃嫔有德妃和余嫔还有太后娘娘,这……”景德海一脸为难的说。

  “残害皇子!”王冷着眼睛看着景德海,其实也不能怪景德海问,这德妃的哥哥可是这次战场上的大功者,这余嫔则是两朝元老余大人的老来女,这太后更是王生母的亲妹妹。

  “景德海,派御林军守着,一只苍蝇都不要给王放进来。”

  “王,需不需要告诉王后她……”

  “不必,”说完摸了摸姬的脸就离开了凤鸣宫。

  胭脂醉(下)

  姬在王走后慢慢睁开了双眼,其实在御医说自己怀孕的时候姬就醒了。姬慢慢从床榻上坐起来。

  “王后,您醒了喝药吧。”姬看着那碗黑糊糊的药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自嘲的笑了笑低声念念到“没想到,那因为晚的疏忽你就来了。”姬接过那碗药一口喝下,“甜的!”

  “是,这是王亲自让张御医配的安……”宫女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安什么”姬满脸笑意的看着那个宫女。

  “安神药!”宫女低着头,突然跪了下来。

  “连话都说不好,留着何用,拖出去斩了!”姬装着一脸怒意看着那宫女。

  “王,王后饶命,云清不敢了,王后饶命”宫女带着哭腔喊道。

  “来人拖下去,”这回是王说的这句话,王站在正殿门口,向姬走来。

  “求王饶命,求王后娘娘饶命。”云清额头磕的鲜血直流。

  姬看着云清有点不忍,于是下榻绕过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盛怒的男人,蹲下扶起那个颤抖的云清,“好了,你先下去吧。去太医院拿些药。”姬拍了拍云清的手,云清抬起头才看到姬的面容,呆住了喃喃道“娘娘……”

  王看着赤着脚的姬“王后让你下去没听见吗!”王走到姬的面前又抱起姬,把姬放到床榻上冷声说“滚下去!”这时云清才反应过来,“奴婢告退!”

  “王还不告诉姬吗!”姬看着帮自己盖被褥的王。

  “告诉什么……”王停下了手里的活,转头看着姬。

  姬拉过王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他的存在!”王有些痴愣,他从没有看过如此温柔的姬,或者说如此真实。

  王有些颤抖的说“寡人以为你不会要这个孩子!”

  姬的素手轻轻放在王的手上。

  “寡人知姬当日是被迫才愿意到寡人身边,姬的心并未在寡人身上,寡人有了姬的身却从未得到姬的心,若姬不愿陪在寡人身边,寡人现在愿意放姬离开。孩子也可打掉,永和寡人也会召回,定为你与他安排好余生。”王虽说此话,眼睛却不敢直视姬的眼睛。

  “王可否告诉姬,将军的现状。”姬拉着王的手。

  “永和来信,有孕二月有余!”王面上有些不知所措。

  “永和公主为王的妹妹想来定是知书达理,将军生活得人照顾,姬也可放下心来了!”

  “姬,愿意留在寡人身边。”王面露喜色。

  “姬命为王生!”王听后,把姬抱在了自己怀里,流下了眼泪。

  “姬可要看将军留给姬的书信。”王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放到姬的手上。

  姬一脸平静的拿起那一张纸“胭脂醉,共饮谁,姬为他人妻,君知已负姬,君为一国将,不可不为之。君知欠姬一命,一言,一生。此生君无恋,望姬生安乐。所欠姬之誓,来生如姬愿!”姬平静的看完这字张纸。

  “王可有话问姬。”

  “姬立何誓。”王负手站起来背对着姬。

  “来生不得颜,不与将军识,为一平凡人,安稳过此生。”姬看着王的背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姬可知寡人来生的愿望。”王转过头看着姬。

  “姬知,为一匹夫,得一妻女。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姬可知妻女为谁?”王面色平静。

  “天下女子不为姬!”

  “寡人想问姬一件事情,若一日寡人与将军站在战场上,不知姬为何想。”王似乎不愿听见姬的答案,于是下榻站的远了一些。

  “姬等王归!”姬下榻走到王的身后拉过王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

  此后数月,王与姬相处甚是融洽,直到姬将生产那日,战场吃紧,将士们士气低下,王虽已穿上铠甲却任然站在凤鸣宫外等待姬的消息。

  王不走,军队怎敢先行,可战事不允许王在拖延时间了。

  “王上!若在迟一日,恐怕士气低迷,战事恐怕……”一位身穿铠甲的将领走阜阳癫痫病医院到王的身侧拱手说到。

  “在等等,在等等。”王看着凤鸣宫紧闭的门,拍了拍石栏,越发想破门而入。王停着凤鸣宫里的惨叫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开了凤鸣宫的门,刚冲了进去就听见一声啼哭,王看着满是汗水和眼泪的姬抚上姬苍白的脸说“请姬等寡人归!”说罢,看了一眼那个男孩,忍着眼泪决然的离开了凤鸣宫。

  “

  出发!”王向着大军高喊到,行军两日终于到达了战场。大军疲惫不堪,王下令整顿休息一日,次日击鼓开战。

  “王,属下打听到了,此次挂帅为永和公主的驸马!正是那日王所放之人。”一名将领对着王拱了拱手。

  “下去吧!”

  “末将告退。”将领刚刚离开,就看见景德海拿着一只鸽子慌慌张张的走进营帐“王,宫里传消息了。”王听到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王后如何?”

  景德海把鸽子脚边的信筒打开,拿出一张纸,突然跪在王的面前说“王后,只怕不好!”“什么!”王突然拍了一下桌子,王突然站起来,随后又走到景德海面前扯着他的领子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王后产后虚弱,又为王担忧,不慎染上风寒,性命垂危!”景德海颤抖的吐出这几句话。

  “寡人不信,寡人不信……来人,”王像一只发狂的狮子,冲着帐外喊道。

  “是”

  “开城门,寡人要回都城!”将士们听到一脸诧异。

  “一日,寡人便归。开城门。”王冲着将领怒吼道。

  “开城门,开城门.......”王一路换了几匹好马终于在半日到达皇宫,踉踉跄跄的跑到凤鸣宫,却只看见一众宫女一身白色布衣,王满脸胡渣踏着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到床榻旁,看着一身素衣的姬,抱起满脸苍白的姬失声痛哭“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姬,寡人回来了!”

  姬睫毛颤颤,勉强睁开了眼睛,素手抚上面容憔悴的脸,喃喃道“姬等到了!”说完,眼角流下一行清泪,手垂了下来。王怒吼“啊!”随后王抹了抹眼泪,低声在姬的耳边喃喃道“你等等我,你等等寡人”王低下头吻了吻姬冰凉的嘴唇。

  “来人,备马车,寡人要带王后一起去战场!”

  “王上,王后已去,王现在的心思应该……”文官听闻王不顾前方战事,而返朝只为逝世的王后,纷纷跪在凤鸣宫外,劝王以国家大事为重。

  “要么统统退下,要么统统死在这里。”大多数朝臣其实也没怎么见过姬的面容,毕竟宫宴,大婚盛典也不是想参加就能参加的,王抱着姬,姬的青丝自然下垂,露出了苍白的脸,精致的五官,大臣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王看着那些看到姬面容愣住的大臣嗤笑着说“你们也就这点能耐!”随后一脚踢开拦着自己的人,大踏步的向宫外走去。

  王坐在马车里着姬冰凉的尸身回想着,好似昨日才看着姬站在梅花下,摸着十月的肚子,对着自己笑。,突然笑笑,紧紧抱着姬,闭上了眼睛。王为赶路已经几天几日不眠不休,面色憔悴,鬓发上也多了几根白发。

  “王,到了!”王听到景德海的话,突然睁开满是血丝的双眼,让人看着甚是可怕。景德海拉开帘布,王抱着姬下了马车。看着自己面前站着满是土灰的将士。

  “报,臣不辱使命攻下闽城!”将领肃立在王的面前一脸欣喜的说。

  “来人,派一使臣去敌营给敌方将军带两个字:姬薨!”王抱着姬向自己的营帐走去,轻柔的把姬放在自己的床榻上,还给姬拉上了被褥,姬虽然脸上没有血色,却给人一种沉睡的错觉。王蹲在床榻,拉着姬的手。静静的看着姬苍白的面容。

  “报,敌军将军到。”将领的声音站在营帐门口响起,而将军此时面上平静,但谁知道他的内心的澎湃,将军站在营帐外,却期许着将领说的不是真的,这只是敌军的诱骗,将军安慰自己的话,在走进营帐看到姬静静躺在床榻上时瞬间崩塌。

  “停战吧!寡人累了。”王牵着姬的素手,看着姬的脸庞说“寡人希望你能替寡人守住这山河和姬的孩子。”

  将军冲到王的面前满脸愤怒的说“想有今日,说什么我都不会把姬托付给你!”

  “桌子上有和平书,你去拿了盖玉玺吧!寡人要带她走了。”王突然站起来抱起姬。

  将军拦住了要走的王“你要把姬带到何处?”

  “姬命从此为寡,即使是死也只能葬在寡人的皇陵,寡人从都城千里迢迢带姬过来给你看一眼,也只是念着你与姬以前的情分。”王眉头紧锁!“寡人要带姬回都城!”听完,将军的手臂垂了下来,将军看着王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喊道“你不怕我会毁了你的江山吗?”

  王停下脚步冷笑着说“你这辈子欠姬的下辈子都还不完。待你把和平书送达都城,寡人会给你个身份,这辈子你若想要还,就要帮姬的孩子守住江山。”

  将军看着姬消失的身影,站在床榻边抚摸着姬躺过的地方,眼泪顺着脸往下掉。

  两日将军就带着盖上玉玺的和平书到了都称却得一消息,王仙逝。将军看着金壁辉煌的宫殿,失声大笑。

  “……寡人令将军为摄政王辅佐王儿,直至王儿可行加冠礼,将军方可离去。”

  “臣接旨。”将军跪着接过那张黄色的布。看着那个在奶娘怀里酣然入睡的孩子,面上露出了微笑。

  多年后,将军看着纷纷落下的桃花,脑海里想到了姬站在桃花树下的场景,于是自己坐在桃花树下拿着一壶酒,这是将军自己埋下的胭脂醉,将军面前摆着三个酒杯,将军先倒了一杯酒然后洒在地上说“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后又重新拿起一个酒杯,重新倒了一杯酒念念到“你在哪边应该过的很好”随后洒在地上。

  “将军,将军!”

  “何事?”将军温柔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和自己平等个头的年轻男子。

  “听说你要走了!”男子看着将军。

  “嗯,王已加冠,臣也可告老还乡了。”将军拿着胭脂醉看着桃花。

  “可我不想让将军离开,将军去何处?”男子盯着将军的背影。

  “不知。”将军回国头看着年轻男子,透着男子的五官就像看到自己多年的人,于是喃喃道“我也该离开了!”又摸了摸男子的脸说“你定要成为一代明君。”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都城。男子背对着将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此后男子如将军所言成为一代明君永垂千史。

  将军何处,成为一个守陵人。

  王说“若当初未能睹你芳容,未尝你眼角的泪,嘴角的甜,没起贪念,你会不会安稳于世,不过还好,我未负你,未负国家。”

  姬说“平平一生,却得此人,安矣!”

  将军说“此生为将,未负国家但负卿,来生归,只愿做一夫得以卿,定不在负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mjrmb.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